[社会根本性决定力量的历史变迁] 力量是由什么决定的

来源:入党申请书 发布时间:2019-07-04 18:14:38 点击:
-->

作者:杨思基阮青

中共中央党校学报 2000年06期

  [中图分类号]B03;K0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7-5801(2000)02-0082-07

  实践是马克思、恩格斯创立新唯物主义、实现哲学史上伟大革命变革的立足点,也是我们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的立足点。在实践的基础上,人类的认识不断丰富、完善和发展,社会不断实现历史性的跃迁和变革。而今天的社会实践,无论在其广度还是在其深度方面,无论在其形式还是在其内容方面,都发生了深刻变化,都对人类社会乃至整个属人世界产生着巨大影响。目前,整个属人世界正在迈向一个全新的发展阶段。摆在马克思主义哲学面前的首要任务,就是揭示时代变化的新特征、历史发展的新规律,指导人们更好地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那么,社会历史变迁,或者说社会根本性决定力量的历史性变迁到底是什么呢?它又是按照什么规律、以什么方式来实现变迁,从而决定整个社会历史发生变迁的呢?这就是本文所要讨论的理论问题。

  一、世界上没有一成不变的事物

  唯物辩证法认为,一切事物都是过程的集合体,都是亦此亦彼的矛盾统一体,时刻处在运动、变化和发展之中。事物在普遍联系和相互作用的过程中,不断改变其存在的条件和基础。新的东西不断产生并趋于成熟,旧的东西则日趋没落逐渐灭亡。事物稳定的有序运动,不断受到多变的无序运动的干扰。当这种量的变化积累到一定程度,便突破事物质的存在界限,原质事物的有序运动状态被打破而进入到无序运动状态。经过质变,建立起新质的联系和组织,事物又趋于稳定和有序,开始新质事物的矛盾运动过程。新质事物再经过这样的历程变成更新的事物。事物这种不断的自我更新过程,内在地包含着亦此亦彼、有生有灭的矛盾和由此及彼的介质与联系,使事物随着时空的变易和条件的改变而不断更新,不断增添新的内容与属性,发生着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历史性变迁。整个世界只有物质永恒、运动永恒。

  自然界在变,在缓慢而又实在地发生着演变和进化;人类社会也在变,而且是加速度地实现着自身变化,并由此带动整个属人世界的加速度变化。今天,这似乎已经成为尽人皆知、无容置疑的事实和道理。然而多少年来,人们只知道社会形态的变化和更替,却不曾知道整个社会有机体、尤其是其中的决定性因素和根本性决定力量也发生着历史性变化。有的则只承认有社会生产力和生产方式的变革,只承认物质资料生产的生产力和生产方式的变革是社会发展的根本性决定力量,不承认还有别的社会根本性决定力量,而这些根本性决定力量在人类社会不同历史发展阶段是有着主次地位变化的。在社会发展的不同阶段,作为社会发展根本性决定力量的社会生产力的一些质的差别及其历史性地位变化,被人们有意无意地回避或抹煞了。搞清这个问题,其意义不仅在于实事求是地认识社会发展的历史,更好地坚持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而且有利于我们在社会主义建设中按照社会发展的变化和历史发展的趋势,采取适宜的发展战略,抓住工作重心,推动社会主义事业更快地向前发展。

  二、社会发展的根本性决定力量——占主导地位的社会生产力的历史性变化

  从根本上说,人类社会的状况和面貌是由其自身的生产和再生产所决定的。在各个历史发展阶段,人类社会都有三种根本性的生产:人类自身生产、物质资料生产和精神生活生产。这三种生产互为条件、相互渗透,内在地交织在一起,共同决定着整个社会的发展面貌,而其主次地位及所起作用却呈现着历史的不同和变化。要确切地说明社会发展过程,就要确切地反映这些历史的不同和变化,证明在一定历史阶段到底是哪一种具体的生产占主导地位、起主导作用,不能仅仅笼统地说社会生产方式决定社会历史状况,更不能一成不变地认为在社会历史的各个发展阶段,只有一种生产始终起决定作用。认为在社会历史的各个发展阶段,只有物质资料生产对社会起根本性决定作用,犯的就是形而上学不变论和独断论的错误。

  在原始社会,还没有可能出现以广泛的社会联系、发达的精神力量为支撑的、真正社会性的生产力。这时的社会生产力与其说是社会性的,倒不如说是以自然关系为纽带的、初具社会群体性的,更为确切。社会生产力水平的低下,使得原始社会人类的存在和发展主要依赖其自然关系及自然生产力。如果有丰富的自然食物资源,人类就繁衍得快,存活率高,体质也较为健壮。如果自然食物资源匮乏,不仅情况与此相反,还会引起人类的迁徙流动,甚至引起人们之间的争夺和族群之间的战争。恶劣的自然生存条件及族群间的矛盾,更需要氏族集体的强大力量和氏族内部的精诚团结,加速自身的生殖繁衍,以维持氏族的生存。于是,以血缘关系为纽带的家庭组织和集体组织及其制度便随之形成发展起来。由于人们逐步认识到血缘家族成员间的群婚杂居状态严重影响家庭的生存和发展(开始往往是某些偶然因素使人们认识到这一问题),便有了先是族内不同辈份之间、后是兄弟姐妹之间禁婚的伦理关系和原则,并由族内婚过渡到族外婚,由族外婚逐渐演变成对偶婚。历史研究的资料说明,物质资料生产方式的不同,在原始社会主要是由于不同地区自然资源的不同而造成的。物质资料生产方式的差别在原始社会并没有带来与其相应的社会发展程度的差别,倒是血缘关系和两性关系的变革对社会发展更具决定性作用。那些实行族外婚的血缘家族,由于婚亲血缘关系的扩大和发展,不仅优化了人们的遗传关系,增强了人的智能和体质,而且形成了以氏族制度为基础的、较强大的部落或部落联盟。这样就为他们扩大更多的领地,占有更多的资源,夺取部族战争的胜利,奠定了坚实的社会物质基础。在原始社会,正是婚姻血亲关系的演变,导致了氏族制度和部落及部落联盟制度的形成和发展,导致并推动了人类由原始的采集业、狩猎业向渔业、畜牧业、游牧业和农业生产方式的发展和过渡。畜牧业、农业以及剩余产品的出现,又促进了一夫一妻制婚姻家庭关系和私有制经济的产生与发展。但这已是原始社会晚期的事情了。

  总的说来,在原始社会,尤其是在其发展缓慢的早期和中期,人们生活的自然环境、人的各种自然关系,尤其是人的血亲关系和人类自身的生产,在人们的实践中占据主导地位,比物质资料生产对人类社会起着更为根本的决定性作用。此时,决定社会发展全貌的根本性力量主要是人类所遇到的现成自然生产力和人类自身生产力。这些观点在马克思、恩格斯晚年的著述中均有所表述,特别是集中在恩格斯的《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一书中。

  物质资料生产作为一种新的生产,相对独立于人类自身生产。只有在人类社会的生产发展到一定阶段,人类凭借生产的力量和由此发展起来的智慧足以与大自然的力量相抗衡的时候,它才能成为一种相当普遍的社会生产方式,成为人类社会生存和发展的基础。原始社会中后期新石器的使用和第一次社会大分工的出现,就是这一时代到来的标志。只有在这时,人类才真正开始由以自然生产和自身生产为基础的社会发展到以物质资料生产为基础的社会,而这也就意味着原始公有制社会的解体和私有制社会的来临。相伴随的,是母权社会向父权社会的过渡。

  当然,以自然索取和人的自然生命的生产为主体的生产,不具有生产创造性和经济效益属性,严格说来,不具备社会生产的根本特征。只有能够提供剩余的、具有创新性物质资料的生产达到相当普及的程度,真正的生产分工,打破人的社会组织、社会交往,以及不断更新的人的社会需求,才能被不断地生产出来,使社会发展建立在社会生产发展的现实基础之上。这就是原始社会早中期发展缓慢而后来则发展越来越快的原因所在。因此,人区别于动物的、真实的社会生产和社会历史,是伴随物质资料的生产成为人类基本的生产活动开始的。正是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认为,物质资料的生产和生产方式,是人类社会存在和发展的基础,是以往一切历史演变的前提。社会分工和物质资料生产的发展直接导致了私有制、阶级和国家的产生,使一部有文字记载的人类文明史变成了阶级和阶级斗争的历史。

  资产阶级依靠科技革命和工业革命,使物质生产和商品生产达到高度发达的程度。以此为基础,资本主义的社会制度打破了人对人、对集体的强制性依附关系,建立并形成了人对物和对资本的强制性依附关系。在这种关系的约束下,人对其生活的各种资源采取掠夺式、破坏式占有和利用,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疯狂程度,使人类的分化、对立、极少数人剥削和奴役绝大多数人等社会矛盾,发展到登峰造极的地步。资本主义发展起来的社会化生产力,高度机械化、自动化的生产方式,日益发展并不断转化为新生产力的科学技术、科学管理和由此而来的劳动者知识化,劳动力智能化,财富生产多样化、高效化并主要依靠知识更新、科技进步来获得资源和财富等情况,意味着人类将最终摆脱对于物的强制性依赖关系,进入由精神生产为主导,以智能提高和科技进步为基础的、全面发展的社会历史阶段。它要求以生产资料公有制为基础,资源共享、财富共享、民主管理、社会协商、合理利用资源,克服资本主义制度的种种弊端。目前,这个时代已经开始或者正在到来。

  三、未来历史时代的瞻望

  物质资料生产至今经历了上万年的发展历史,大体经历了如下三个阶段:1、手工生产——形成以农业为主业的自然经济;2、机器生产——形成以工业为主业的商品市场经济;3、 自动化生产——形成以计算机控制的系统联合生产为特征、以科技创新业为主业的高度社会化知识经济。在手工生产的农业经济基础上,形成了以奴隶主、封建主为首的社会。在机器生产的工业经济基础上,形成了以资本家为首的社会。在系统化生产的知识经济基础上,将形成由联合起来的知识化工人当家做主的社会。

  在高度社会化、自动化、知识化经济中,作为高技术、高知识含量的知识型产品,尤其是创新型产品,将受到社会的普遍欢迎。这些部门将在一、二、三产业发展基础上,作为新兴的第四产业获得比前三个产业快得多的发展。它提供高新技术产品,培养造就高素质人才,为一、二、三产业的高效快速发展提供有力的人才支持和技术支持。由于知识、技术、管理、创新在经济发展中的作用日益增强,尤其是在降低生产成本、增加效益方面的作用日显突出,原来依靠资本实力进行的各种竞争将更多地依靠人才来进行,更多地表现为人才竞争、技术竞争、建立健全创新机制和科学管理的制度竞争等。而科技、人才、管理、效率的竞争,归根到底取决于制度的竞争。没有一个好的约束激励机制,没有制度的科学创新,就很难设想这一切。而未来科学的发展、高新技术的突破,将更加迅猛,呈现交叉综合的趋势。落后的制度将使生活其中的人更为落后。

  过去的百年间,人类对自然和社会的认识有了长足的进步,在有些领域甚至发生了理论科学的革命性变革。如物理学领域的量子论、相对论的提出,地学领域的大地构造活动论的提出,化学生物学领域的分子生物学、基因组合、基因隔离与替换及分析化学等新理论的提出,边缘交叉多学科综合的控制论、信息论、系统论的提出,社会科学领域的实践哲学(当然并非各种形式的实践哲学都具有科学创见)、社会历史哲学、数量分析经济学、社会交往互动理论、持续发展理论、领导决策学、管理科学和国家宏观调控理论等,都使人类的认识在理论上取得了许多重大突破。这些突破直接导致一系列新技术的出现,引发一系列新产业的兴起,最终决定整个社会经济的新面貌,社会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及人的文化价值观念等因此发生一系列变革。20世纪具有创新意义的现代技术有:以半导体、光导纤维、复合材料为代表的各种新材料技术;以原子能为代表的新能源技术;以微电子、分子电子、光电子、超导电子为代表的信息技术;以基因工程、细胞工程为代表的生物技术;以海底钻探、海能利用为代表的海洋技术;以宇宙飞船、地球卫星为代表的空间技术等。与此相应,作为第三产业的商业、交通、通信、旅游等服务产业、信息产业、生态产业以及更为重要的科技、教育、卫生、体育产业,获得了比传统制造业更为迅速的发展。传统产业结构正在向现代产业结构急剧转变。可以预见,在不久的未来,制造业也将由于信息产品、自动控制产品、各种生物制品、复合材料制品的制造而发生根本性的变化。社会从业人口的职业结构、脑体劳动结构、时间安排结构、活动空间范围以及择业就业观念,都在发生重大变化。总的说来,产品的换代将更为迅速,知识技术的更新将更为频繁,脑力劳动者将更多地替代体力劳动者,整个劳动者阶级将逐步实现知识化。劳动者的闲暇娱乐时间和学习新知识、掌握新技能、参与各种社会公务活动的时间也将大大延长。其食物结构、消费支出、婚姻家庭关系也将因为生产、生活方式的变化而发生相应的改变。人的社会关系将更加紧密,并在更大范围内形成相互制约、相互影响的关系。创新意识、自我发展意识、充分发挥个人才能的意识、公平竞争、合作共事、互利互惠的意识,崇尚科学与民主的意识,将成为未来人类的主流意识,决定着人们的价值观念。

  当然,物质资料生产作为人类基础性社会生产,在任何时候都是与其他社会生产活动交织并存、相互联结、交互作用的。在未来社会,人类仍然要依靠物质资料生产来解决衣食住行的问题,依靠它来提供生产、生活及各种社会实践的物质手段。随着科技进步,物质资料的生产活动将成为完全“可以让物来替人从事的劳动”[1]。 “劳动表现为不再象以前那样被包括在生产过程中,相反地,表现为人是以生产过程的监督者和调节者的身份同生产过程本身发生关系。……工人不再是生产过程的主要当事者,而是站在生产过程的旁边。”[2] 真正有意义的生产活动将越来越多地主要表现为机器和物所不能替代人来进行的首创性精神生产和新技术手段的发明创造。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们把未来称为信息社会、知识经济时代。目前,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社会经济开始表现出这一历史发展趋势,并初具这方面的某些特征。在这种形势下,单纯资本要素的追加,如果不与知识创新、技术创新结合起来,将很难实现资本价值增殖的本性和功能。知识创新和技术创新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若没有资本运作的支持以及同市场需求的结合,也很难实现自身的发展。这就有可能促成知识技术创新阶层与资本家阶级的结盟,使一部分高级知识分子从总体工人中分离出来,成为当今社会最富有的资本家阶层。传统的、跟不上知识技术创新时代潮流的资本家,只能作为社会食利者存在。在资本主义条件下,技术创新还可能使工人阶级中的一般劳动群众和其他劳动者遭受新技术应用带来的强制性排挤。一般劳动者就业方面的竞争,必然进一步降低他们的社会经济政治地位,加剧他们的分化和收入状况的恶化。在资本主义经营利润最大化机制的作用下,他们的个人劳动收入与其相应的消费购买力严重滞后于经济增长速度和社会发展速度,劳动者个人的发展严重滞后于时代前进的步伐,势必导致严重的经济危机和尖锐的社会矛盾。接下来,就是整个市场经济体系崩溃,资本家被剥夺(尽管资本家总是将危机造成的困难转嫁给工人,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总是通过掠夺落后国家,控制资源和市场,将危机转嫁给落后国家,但这最终会进一步激化矛盾),资本主义为更高级的社会制度所取代。知识经济时代经济危机和社会矛盾的加深及对社会持续发展的破坏,将大大超过前资本主义时期,并将进一步证明资本主义的历史局限性。

  适应信息社会、知识经济时代的最合理的社会制度,只能是实行生产资料公有制、实施民主科学管理的共产主义社会制度。正如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所说,使每个人全面发展的共产主义自由王国,“只是在由必需和外在目的规定要做的劳动终止的地方才开始;因而按照事物的本性来说,它存在于真正物质生产领域的彼岸”;“在这个(物质生产领域的)必然王国的彼岸,作为目的本身的人类能力的发展,真正的自由王国,就开始了。”[3]就是说,资本主义的充分发展, 物质资料生产的高度自动化、社会化,整个世界经济的一体化和劳动效率的成倍提高,将为每个人的自由发展和共产主义社会的到来准备充分的物质基础。只有共产主义社会制度,才能保障每个人充分享有生产发展、劳动效率提高所带来的极大好处,既享有越来越多的自由支配时间,又享有生活的不断丰富和改善,从而使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得以不断创新,获得持续健康的发展,避免资本主义那种“非人的”、完全由利润驱动的、畸形病态的非持续性发展。

  在信息社会和知识经济时代,工人阶级和知识阶层的绝大多数人将融为一体。代表新生产力的知识阶层必须认识到,他们所拥有的科学文化,所拥有的创新能力,尽管包含着个人努力,是个人劳动的结果,但更多的是全人类的文明结晶,是世世代代劳动人民在社会实践中形成的智慧结晶。离开人类文明,离开他人的劳动创造,永远不会产生纯粹个人的发明创造。在商品经济中,虽然知识如同劳动力那样,可以作为商品,也包含着价值,但这无非是因为它们都是一种特殊的劳动产品,是在私有制条件下直接表现为私人劳动的产品。私人劳动向社会劳动的转化采取了商品价值的形式。知识本身并不能像劳动力那样可以自动地提供劳动,创造价值。它必须与劳动者的劳动行为相结合,才能转化为现实的生产力,为人类创造社会财富。知识本身作为劳动成果和社会财富,只不过是死劳动,是个人的、更多的是已经发生的社会劳动的凝结,本质上属于全人类共有共享的社会财富。事实上,并没有可以取代劳动价值论的知识价值论,也不应该把个人掌握的知识当作剥削奴役他人的资本。

  知识离开人的劳动,离开社会实践,就不能给人们创造任何财富,不能发生价值增殖。掌握和运用知识,要付出复杂程度较高甚至很高的劳动,才能创造财富、创造新价值。所以,对掌握运用知识于社会生产(包括精神生产)为人类创造了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脑力劳动者,应当给以足够的尊重并做出相应的经济补偿。

  知识阶层在官本位社会和等级身份制社会中,不过是依附于官僚政客的寄生性阶层,是统治阶级及其官僚特权阶层的御用工具。知识阶层在资本主义社会,也不过是资本价值增殖的工具,充当资本家阶级对付广大工人阶级和一般劳动者阶级的挡箭牌和杀手锏(资本家用机器和技术来排挤工人和小生产者,又把劳动者贫穷的原因归之于劳动者没有知识和技术,而西方马克思主义的一些代表人物则把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的社会批判转换成文化批判和科学技术批判)。因此,知识阶层作为当今社会最有发展前途的阶层,要想获得真正的解放,摆脱对人和资本的依附,使自己的劳动成果既造福于全人类,也造福于自己,并由此取得全社会的尊重,充分实现自己的价值和作用,就必须认识到工人阶级的前途命运也就是自己的前途命运,工人阶级的历史使命也就是自己的历史使命,自觉地站在工人阶级立场上与工人阶级保持一致,用先进的思想文化武装工人阶级和其他劳动者阶级,为共产主义事业而奋斗。作为工人阶级思想武器的马克思主义,也正是由知识阶层的最优秀分子创立和发展起来的。

  [收稿日期] 2000-03-01

作者介绍:杨思基(1958-),男,山东临沂人,聊城师范学院哲学研究所副教授、副主任, 近期研究方向为社会历史理论和社会生产理论;聊城师范学院 哲学研究所,山东聊城 252059 阮青(1957-),女,山东威海人,中共中央党校哲学教研部教授,近期研究方向为马克思主义人学、20世纪中国哲学。中共中央党校 哲学教研部,北京 100091

推荐访问: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最后一页
推荐内容

Copyright @ 2013 - 2018 红色文库网_诗词鉴赏_国学_散文 All Rights Reserved

红色文库网_诗词鉴赏_国学_散文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5